旅游导航
首页  >  自驾攻略  >  唐山文化游自驾攻略  >  滦河文化研究自驾攻略  >  大地永远是母亲——记作家长正

大地永远是母亲——记作家长正

更新时间:2019-03-31 小编:韩廷栋 0 263
在唐山这片沃土上,有一大批活跃在当代文坛上的作家。其中,长正是建国初期唐山 工人作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最有成就的一个。 新星升起赞誉多 长正,在旧社会只念过4年书, 在唐山这片沃土上,有一大批活跃在当代文坛上的作家。其中,长正是建国初期唐山 工人作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最有成就的一个

在唐山这片沃土上,有一大批活跃在当代文坛上的作家。其中,长正是建国初期唐山 工人作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最有成就的一个。 新星升起赞誉多 长正,在旧社会只念过4年书,

在唐山这片沃土上,有一大批活跃在当代文坛上的作家。其中,长正是建国初期唐山
工人作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最有成就的一个。
新星升起赞誉多
长正,在旧社会只念过4年书,13岁开始做小工。从旧社会的苦难中来,新中国、新社会的
新思想,深深激励着他,使他产生了讴歌新生活,鞭挞旧制度的强烈愿望。因之执笔为文,
写出了不少优秀作品。如短篇小说《爸爸回来了》、短诗《拉开生产大战线》,分别获得了
河北省第一届和第二届文艺创作奖。
1956年,长正以自己苦难的童年为素材,写出了中篇小说《夜奔盘山》。小说描写的是在抗
日战争时期,敌占区的穷苦童工冲破黑暗寻找光明,投身革命的故事。 翌年5月,由少年儿
童出版社出版。这部作品一出版,就受到了读者的欢迎。不久,又被译成朝鲜文,由延边人
民出版社出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和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分别改编成连环画小人书。而尤
为可喜的是,小说出版20多年之后,1980年再次改版,重新排印,并在全国少年儿童读物评
奖中荣获三等奖,入藏中国现代文学馆。1984年,书目以“五十年代中长篇小说回顾”和“
河北省近年在全国获奖的优秀文学作品”,载入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可爱的河北》一书
。1991年,条目以《夜奔盘山》故事梗概、出版及获奖情况为内容,载入《中国文学大辞典
》,充分说明了这部作品长久不衰的艺术魅力。
这部作品亦受到了文艺界多人赞誉。原任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米沛
德于1960年就在《文艺哨兵》上发表评论文章,对《夜奔盘山》一书作了高度评价,亦称作
者为“儿童文学的园丁”。十年浩劫之后,老作家严文井说,“《夜奔盘山》是一部有特色
的作品。”作家陈默说,“《夜奔盘山》之所以几经再版,是因为它具有艺术的真实性,
因为它含有那个年代里某种共同的普遍的东西,含有一种借助于想象的真知灼见,这种洞见
是逾越自己时代的。所以,在今天读来仍像20多年前刚刚问世时一模一样。可以说《夜奔盘
山》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是一部有生命力的作品。”在唐山本土,陈大远说,“《夜奔盘
山》是作者从事文学创作道路上向前跨进了一大步。从此,他的作品走向了全国。”赵朕称
此书是“恢复中华的爱国主义精神,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杨迎新说:“《夜奔
盘山》中的小牛子和杜和山,无疑是作者刻划的最为真实丰满生动感人的艺术形象。”


大地永远是母亲
可悲的是,好景不长。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时任唐山市文联委员的长正险些中箭落
马。当时,他主张“作家是人民的代言人,作家要干预生活”。他在《河北日报》上发表了
批评一工会干部不孝顺亲娘的小说,在“大鸣大放”会上又作了反对歧视业余作家的发言,
因此他被定为“揭露社会主义阴暗面”,“帮助资产阶级右派向党进
攻”的罪名。反右斗争一开始,他便被列入准备揪出批斗的“右派分子”花名册。自然,唐
山市第三届文联委员候选人的资格亦被取消。出人意料的是,市第三届文联委员选举中长正
竟又蝉联。虽然如此,那柄“诛心”之剑依然高悬头上,使他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夜不成
寐,食不甘味,随时准备迎接“厄运”的到来,幸而终未来临。其中之奥妙,直到1966年“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
他才从侧面了解得知,时任中共唐山市委书记的刘汉生,在听取本市文艺界领导人拟就的本

统“右派分子”名单汇报,提到长正时,刘汉生说:“我们栽的树不能砍”,右派这顶帽子
才没有戴在长正头上。也正因为这个小小的前科,“文化大革命”中他又被造反派们视为“
漏网右派”。
顺便提及一笔。长正当选市三届文联委员,时任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远千里同志
功不可没。当时,长正精神压力之大,可想而知。这时,省文联通知他到省里参加本系统反
右派斗争。他心怀忐忑,向省文联领导汇报了自己的苦闷和彷徨,远千里见到长正时,热

鼓励他努力学习,去掉疑虑,明确地为他指出了前进的方向。出于对唐山市文艺界的关心,
远千里还派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何建平到唐山参加市三届文代会,予以指导。长正至今
回忆起来,犹感念不已。
“文化大革命”狂风暴雨劈头而来,长正此时正担任市文联副主席,被造反派们誉为“走资
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漏网右派”,先是挨抓,后被抄家。“全国山河一片红”后,他又
被送进市文艺界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当运动演进到“吐故纳新”阶段,万没料到,恢复党籍

又成了大问题。长正参加革命20余载,一生历经整风审干、肃反、反右派斗争,入党手续完
备,证人健在,但这些都不管用。他手中那传播中华文化,书写人类文明的“生花之笔”,
这次却成了“认罪”的自责工具。幸而老天有眼,最后多亏当年驻厂军代表、工委书记赵光
同志(时任唐山专署副专员)以一个老共产常员的浩然气魄,站出来仗义执言:“凡《入
党申请书》上有我赵光签字的,都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这桩公案才算了结。然而,10年浩
劫,却使我们的作家失去了文学创作上的黄金时光,得到的仅是头上几缕白发和心灵上抹不
去的创伤。
除以上两次大磨难外,“文化大革命”前和“文化大革命”后期,长正在文学创作上也受到
了严重干扰。文学艺术创作,本属个体劳动范畴,但因那时受“集体主义”、“领导出思想
,群众出生活,作者出文笔”三结合时髦风气影响,硬把几个文化修养、道德素质、社会经
历、创作实践不同的人拉在一起,搞“拉郎配”式的所谓集体创作,结果事与愿违,谁官大
听谁的,什么也拉不好,即使有成果出来,也不过是粉饰生活,图解政策,白白耽误了作家
的宝贵时光和青春年华。“《夜奔盘山》这部小说的成功,应该归功于他对生活的深刻体验
,归功于宽松的创作环境。可以设想,长正沿着这样的创作道路发展下去,他对文学的贡献
是不可估量的”。(见赵朕《谈长正的文学创作印象》,原载《唐山电视大学》2000年第2期
)
回首往事,在那人妖颠倒的年代,长正虽然失去了创作上的黄金时光,但得到的那份黄土地
上的情愫,却至今依然珍藏在心底,鲜明如初。
在干校“接受再教育”的时候,长正因劳动繁重热量不足,劳动时饥火中烧,不得不丢下镐
头横卧荒滩,独自仰天长叹。就在这时,房东彭大娘叫10多岁的小女儿悄悄地送来四只熟鸡
蛋:“我妈叫你垫补一下。我妈说,饿着肚子干活最伤身板呀。”当时,长正是接受再教育
的对象,四处遭人白眼,然而,自从他把一小卷铺盖背进彭大娘家,彭大娘就悄声地对长正
说,“天不会总阴,秀才落难,自古就有,耐着性子忍一忍吧。”
也是在那个年代,落难中的长正有一次偶然遇到了老相识,九美斋饭庄老职工董连合。董攥
住长正的手说,“听说你被关起来了,没受委屈呀?”他看到长正比过去消瘦了许多,又叮
嘱说,“吉人自有天相,要把心放宽啊。”在长正被批判,急得满咀燎泡时,难友李左之悄
声劝他,“甭心窄,大不了也是人民内部矛盾。”
由此,长正又想起了1959年夏天,他作为市委工作组成员,在玉田县芝麻〓抗洪救灾的往

。芝麻〓,这个小村庄东倚黑龙河,西邻还乡河,被封闭在两条河流中间,又恰适十年一遇
的大水,还乡河堤溃于它的上游。当长正乘船进村时,四周大淀浊浪灰黄,满洼的庄嫁全没
了顶,小村已成孤岛。下洼子土皮湿潮,夜晚蛟子凶得出奇,害得人实难入睡,只几天长正
眼窝就塌了。多亏村里一位大嫂热心相助,把他的那顶一直舍不得用的新蚊帐送过来,才解
除了那一夏一秋的蚊叮之苦。还有,那年月生活困难,粮食紧张。当时在全国大跃进后的大
饥谨已普遍露出迹象,老百姓有白薯面菜窝窝、疙瘩汤吃就不错了。还是那位热心的大嫂,
当长正派饭派到她家时,她为了给工作组同志改善伙食,竟在淀水中泡了大半宿,才换来第
二天中午饭桌上有一碗清水煮鱼。然而,蚊虫却把她那五六岁儿子的屁股蛋儿都叮喧了。每
当长正想起这些往事,心头总是热乎拉的。
长正说,大地永远是母亲。这个人生难得的体味,也是他苦难岁月中一大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时期的新贡献
进入新时期以来,长正在从事小说创作多年之后,开始写起散文。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
要用一种可以快速完成的文学形式,把那些激动人心的事件,把那按捺不住的感情宣泄出去
。也就是说,感情的冲动,创作的冲动,逼使他不得不如此。“这既是特定时代生活赋予他
的使命,也是他自我性情的由衷宣泄”。(赵朕语)这样,散文集《五色土》、《往事》、《
还乡记》以及小说集《桃花泪》便应运而生,分别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和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五色土》的出版,成为他文学创作的又一高峰,在社会上也倍受推崇。如《鸟儿啾啾》

获河北省1983年“四化建设新人新貌”优秀作品奖,《往事悠悠》荣获河北省“党魂”征文
奖,中共唐山市委、唐山市政府给他记了三等功。
综观长正散文,作者以凝重的笔触,再现了人生的忧患,以满腔的热情,讴歌了故乡的热土
,文学性记实性兼而有之。很多有关抗震题材的作品,“努力挖掘人在艰难困苦甚至逆境之
中顽强的奋斗精神,描写人与灾难和命运拼搏的勇气和力量,揭示出‘人是世界的主宰,人
能战胜一切’这一深刻的哲理”(见墨微《情真意切催人向上》一文,载《唐山文艺》198
3年5期)。而长正的文笔在朴素真挚中昂扬着正气,读来动人心弦。作品的艺术气质,“不

于杨朔的优雅隽永,秦牧的睿智轻灵,刘白羽的豪放高远,却与吴伯萧的朴实纯真相去不远
。善于通过朴实的真切的文字,熔铸自己的感情而使读者一接触他的作品就不得不就范于
他所设置的艺术境界”(赵朕语)。
在长正的散文中,挽悼和怀念与他过从甚密的挚友的文章,能以一些事不惊人的细节,以情
感为线索串联起来,营造一种深沉哀痛的气氛,反映出亡友的不朽形象和美好向往,洋溢着
一种崇高的人情味和人性美。陈大远说,“‘情意真切’,对于长正同志这些散文的风格特
点,我们不妨就用这四个字作为最简约的概括。”
日前,笔者前去看望长正,见他老人家正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书,一脸的肃穆和善良。近年
来,他心如止水,内方外圆,宠辱不惊,无争无欲,偶尔写些辅导青年文学创作的文字和怀
旧文章。20世纪90年代即想“退隐归禅”的这位年近八旬老作家,历经磨难依然正气长存。

(作者系唐山市滦河文化研究会会员)

 

浓浓的乡情
——回忆评剧表演艺术家花淑兰
葛恒
评剧表演艺术家花淑兰创花派艺术,享誉东北,名满故乡,是评剧界的一朵奇葩。我小时候
就从收音机里听到过花淑兰的《茶瓶计》,后来从电视、光盘中也常欣赏花派剧目和精彩唱
段。其优美的唱腔和精彩的表演令人不酒而醉。
2004年夏,滦南县政协为撰写《中国评剧之根》派员去东北调查采访。我分到拜访花淑兰老
师的任务,既高兴又不安。高兴的是可以见到我崇拜的艺术家,不安的是恐怕见“大家”不
容易。6月28日,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和杜盛兰来到沈阳评剧院。登上二楼,见北面东间门开
着,盛兰便礼貌地向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询问:“请问,花淑兰老师在吗?”未等老人回答
,我已到门前,定眼一看,正是花淑兰老师:“这就是花老师。花老师,您好?”花老师站
起:“你们找我?”盛兰答:“我们是从河北省滦南县来的,县政协为写《中国评剧之根》
派我们
来拜访花老师。”我们做了自我介绍。花老师笑容可掬,忙招呼我们落座:“请坐,哦,你
们是从评剧故乡来,从评剧创始人成兆才的家乡来,欢迎,欢迎!”花老师看看我:“你姓
葛?我也姓葛,咱们还是本家,更没说的了。”花老师忙给我们倒茶,我们礼貌地婉辞谢绝
,并说明想了解的内容。花老师给我们介绍了一些情况,然后谦虚地说:“我不会系统地
说啥,让我们老王给你们介绍介绍吧。”
王景山先生把我们带到副院长办公室,向冯玉萍副院长做了介绍。冯玉萍先生1981年师从花
淑兰,全面继承了花派艺术并博采众长,两度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她和蔼热情,边打招呼
边给我们泡茶,然后把办公室暂时让给了我们。王景山先生客气地让茶,然后给我们详细介
绍了当年沈阳接待戏曲艺人的信诚旅馆、王崇泰戏装厂和北市场大观茶园、公益舞台、奉天
大舞台等,还介绍了评剧流派的形成和花派艺术特点。王景山先生开朗热情、直爽健淡、幽
默风趣、知识渊博,我们听得入了迷。他见我们忙着记录,停下介绍再次让茶:“请喝茶。
评剧的历史, 我也是一知半解,等回家给你们找些资料,并欢迎到家中做客。”
第二天,我和肖波、盛兰如约前往皇姑区孔雀河西街花淑兰、王景山先生住处。
客厅中悬挂着书画、剧照,摆放着根艺、文玩,朴素典雅。王景山先生斟上茶送到我们手中
,花老师切好西瓜放在我们面前。我顿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心里却是清凉无比。艺术家
,著名的艺术家竟是如此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我借言谢之机,再次端详这位老人。她白发
苍苍、面容憔悴,鱼尾纹流出的都是笑,却掩藏不住笑容后面的疲惫。年逾古稀的艺术家(
时已患大症),已经功成名就,应该颐养天年,享天伦之乐,却不辞辛劳地办起了艺术学校
,为评剧培养接班人。这就是事业心,这就是艺术家花淑兰先生的高尚情操和高贵品格。此
时,我想起了“德艺双馨”一词,用在花老师身上
恰如其分。花淑兰老师对面落座,王景山先生拿出了给我们找的评剧史料,开始了关于评剧
的话题。
这次拜访,超出我的预料,不仅评剧史料收获颇丰,而且从一位老艺术家身上学到了如何为
人,如何做事,从而坚定了写好《中国评剧之根》的决心。实在不忍心再影响两位老人的休
息,我们起身告辞。花老师坚辞挽留:“谈评剧总有说不完的话,和家乡人总有唠不完的嗑
。你们来一趟不容易,多坐一会儿,吃块西瓜,喝杯茶,说会儿话,我心里高兴。”我们只
得再坐下,吃瓜喝茶花老师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我们第二次起身告辞,茶老师急忙换鞋
:“老王,你别动了,我来送客人。”你们是我的娘家人,是为传承、发展评剧而来的客人
。我必须送!”无奈,我们只得顺从这位真挚热情的老人。送到楼下,我们道谢告辞。花老
师不停步,坚持再送;送到大院门口,我们再请留步,花老师还是不回,边送边说:“你们
为评剧事业不远千里来沈阳,我这才走了几步?我送送你们,告诉你们回宾馆路怎么走。”
花老师一直把我们送到大街上,还叮嘱我们,坐公共汽车从哪里上车,“打的”怎么走,如
果步行可以抄近走某某胡同。告别时,花老师还告诉我们:“有事打电话。再来沈阳,别忘
到家。”我们走到百米处的路口拐弯处,花老师还站在路边看着我们,频频招手,像送自己
的孩子登程远行。我望着这位满头银丝的慈祥老人,百感交集,鼻子发酸。这一幕,我永久
不能忘怀。
同年9月份,花淑兰老师带领艺术学校的学生到家乡唐山,参加了第四届中国评剧艺术节,
并在闭幕式上演出了精彩的节目。花老师还登台与弟子冯玉萍共同表演了评剧联唱《师生情
》。艺术节期间,花老师不辞辛劳,随队到滦南拜祭成兆才先生。没想到,这竟是花老师最
后一次到家乡唐山。
2005年3月30日,花老师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难道您就舍得您心爱的学生?难道您就舍得
您忠实的戏迷?难道您就舍得无限热爱的评剧事业?您都舍不得,不然不会有与疾病抗争的顽
强精神,不然不会争分惜秒的为事业拼搏。您走了,留给后人的是最高尚的品德和不朽的花
派艺术。
在花淑兰老师逝世两周年之际,草成此文,略表一个忠实观众深深地怀念之情。


苦耕诗苑写人生
王坤
自称为“诗怪”的木兰围场农民诗人杨文龙,业余文学创作40余年,在全国一些报刊上发表
了500多件作品,真是可喜可贺。他“苦度残年奋力争,夜勤诗画日忙耕,牧暇割草拾柴屑
,不负光阴凯奏生”。农民诗人任德元作《念奴娇·惜诗友杨文龙》:“柴扉萧肃满蓬蒿,
寒窗孤影何侣。苦奋书山四十载,却误巫峡时雨。樵雪耕炎,阑珊读炎,道破人间曲。苍颜
邻镜,岁月一挥弹指。笔动霞满文坛,惊涛横溢,妙句半山起。八斗才高衾枕冷,肠断情海
自许,诗酒消愁,楚歌四面,血泪华章洗。侠肝拍案,杜魂重现眼底。”这首词是对杨文龙
多半生的概括和诠释。
(一)
杨文龙,1939年生于承德市围场牌楼乡六十棵村,字海云,号正直、醉吟、山人等,书画艺
名杨柳松。虽生活在深山老峪里,但“山高先得月,岭峻自来风”,他因钟情读书,酷爱文
学创作,与诗词楹联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初次与文龙相识,那是在1978年秋,县文化馆在围
场原第二招待所举办的民歌创作班上,我和文龙共同切磋探讨修改民歌,文龙正值青年时代
,给我的印象是纯朴、善良、谦虚、好学,才华横溢,他创作的民歌联想丰富,意境深远,
当时受到主讲老师孟阳及诸多文友们的赞赏。培训班结束时,孟阳老师同12位诗友合影留念
,文龙兄戴了一副墨镜,气度非凡,颇有盛气凌人之感。
文龙兄因家境贫寒,只勉强读到高一,一个月后就回到故乡,与父亲一起荷锄躬耕于垄亩,
挥鞭牧牛青山上,土里刨食,饱尝了生活的苦辣和艰辛。按理说已与书绝了缘分,可文龙渴
求读书的愿望颇为强烈。邻里读书有高层知识的人甚少。他徒步10余公里到“老夫子”家
借书,回到家后他便如饥似渴地秉烛夜读,就这样昼耕夜读,少年的光阴没有虚度。他饱览
了唐诗、宋词、元曲及四大古典文学名著,喜上书山寻瑰宝,畅游学海觅珍珠。把读书作为
是不可替代的求知之梯,奋进之路,成功之途。唐诗宋词及一些名篇背得滚瓜烂熟,为他以
后的诗文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文龙兄经常从乡下拎着个大兜子来围场县城,参加文友聚会,才了解了文龙的不济的命
运,并对他的诗词有了深刻的了解,通过研读他的作品,才真正读懂了他的个性和人品。文
龙兄多半生历经坎坷,他年轻时曾做过教师,放过牛,当过工厂的门卫,赤脚医生,后欲去
乡文化站工作,但因故未能如愿以偿,只好索居穷乡僻壤,孓然一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着实不易。他忙里偷闲苦读诗书,潜心研究诗词,吸取精华营养,来丰富其单调的业余生
活,打发难捱的时光。晨曦理荒秽,夜枕书而眠。樵雪、耕炎、夜读成了他人生的主题。由
于他博览诗书,积淀了厚实的文化底蕴,也是家乡的灵山秀水孕育了他的才气。他才思敏捷

在读书之余,有了灵感便挥笔而就。夏天文龙坐在孤灯下忍受着蚊虫的叮咬和难熬的闷热挥

“爬格子”;冬天依偎在泥火盆旁,伏在小炕桌上笔耕不辍,偶尔停电,就点着小煤油灯,
吟诗撰联作赋,揣摩意境,推敲诗句,斟琢平仄。他的诗词涉及的范围较广,紫塞风光,山
村美景,咏史论今,国事民情,均有所反映。多年来文龙的足迹遍布家乡的山野阡陌,林间
溪畔,并广交文友,漫游木兰围场的名山、大川。是木兰围场的优美自然风光及历史古迹启
迪了他的智慧,陶冶着他的情操。他勤奋笔耕,创作出了许多充满泥土芳香、脍炙人口的
华章
丽句。激情所至,信口拈来。他的诗作气势磅礴,含蓄深厚,浑然有力,挥发自如,极富有
想象力及感染力,毫无娇揉造作之感,不留雕琢与斧痛,给人以美的享受,陶冶读者的心灵
。他在《垄畔吟》一诗中写道:“长存墨海蛟龙志,不老书山猛虎心。松风九月归樵涌,霜
叶烟霞刈稻吟”。诗中寄寓了他苦耕诗坛永不悔的胸襟。
(二)
文龙最大嗜好喜欢饮酒作诗,诗词与美酒权作了他一生的伙伴,可谓是“一日不饮酒,心源
如枯井。醉在诗酒里,颠狂诗意浓。”每逢文友聚会,他则贪婪地大口饮酒,不醉不下桌,
还激动不已,欣喜若狂,声音震耳,滔滔不绝,席上不时地背诵自己的大作,醉眼迷离,还
出谜语要大家猜,甚至劝他不住,简直到疯狂的地步。席间他作《难堪》
一诗以表达他的处境及心态:“笔墨寒窗四十年,巫山金榜两无缘。鳏贫老却饥寒里,万卷
诗书难作钱”。他的痴呆颠狂也曾引得一些人的嘲笑与讥刺,于是他作《笑嘲者》:“莫笑
狂人一世穷,笔挥万卷已金成。他年一字千金价,多少富翁没姓名。”此诗给嘲笑者以有力
的回击,更表达了他淡泊明志,矢志不渝的心境和无悔的追求。
文龙在寒风凛冽的冬季,攀援山岭拾疙瘩根作烧柴,佝偻着腰背一捆柴禾归来时,为解疲乏
,就就咸菜条饮一杯白酒,顿觉心旷神怡,悠然恬淡,乐此
不疲,一首绝句便脱口而出。他凭借不辍的笔真诚地吐露自己的心声,歌颂真善美,鞭挞假
恶丑。“一支铁笔行天下,敢问何方有不平”是他正义心声的真诚坦露。一次文龙酒后翻阅
着一张报纸,看到了一则新闻,外省某县的一位乡长贪污救灾款而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及刑事
处罚,他无比愤慨,有感而发骂道:“这些王八糕子真缺德”。于是挥笔吟诗一首:“一位
乡长大嘴张,救灾款里喝血桨。坑民犯下滔天罪,玩弄权柄更风光。”骂个淋漓尽致,以泄
愤慨之情。
杨文龙性格倔强,愚腐单纯固执,每每来围场,几位文友轮流招待,视其为上宾。有时工作
忙,偶尔他来县城找不到诸文友,就怨气大发,他曾在《致文友》一诗中写道:“酒宴难尝
潦倒恒,今临众避叹伶仃。无端欠下人情债,始毁穷酸智不明”。他将此诗寄给文友后,几
位文友聚会时,在酒桌上每人一句回敬他:“衣衫褴褛进县城,众友挚诚待文龙。一次不周
便生气,真真辜负一片情。”他收到诸文友回赠的诗后,觉得羞愧难当,于是连夜写了《
悔过诗》:“嗜酒焉知习已常,伤情恼友尽荒唐。未能警己思前过,故命绰名吾最狂。”真
是可笑至极。
(三)
杨文龙年青时,也曾有过年青人的花前月下的浪漫时光,丘比特的神箭也曾射向过他,但是
他命运是如此不济,正如文龙在散文《奋争》中写过的一样:“光阴似水,岁月像丢掉而永
远找不回来的东西一样,像燃尽的干柴,变成了灰;像抛掉的脚印,像飞走的鸟,像散尽
的烟。多少往事在脑海里压缩成记忆,有的记忆渐渐地模糊了,有的记忆至今还是那样的清
晰。往事如梦,很多人做直步青云之梦,我却总做从悬崖上跌下来的恶梦。”
文龙在《奋争》一文中还写道:“由于缺乏理智,也许是无缘在神秘而深奥的情网里固执多
年,竟成竞争的失败者,酿成大悲剧,酿成终生喝不完的苦酒。多少留恋追新欢,伸出冷手
将我推开;多少厌恶偏偏向我走来,皆被我的冷手推开,导致今日鳏老无依,悔恨晚矣!”
他曾写过《步古沟两婵娟》词,回忆了当年对爱情的向往及追求。他的《临江仙·春恨》这
首词概括了他终生爱情的大悲剧:“缠绵梦萦情海,不尽血泪相思,魂随杜宇月夜啼。多少
秋波笑,都作彩云飞。昔年仿佛昨日,弹指鬓满愁丝,春恨写尽断肠诗。花落诸家院,叶绿
子满枝。”
文龙那曾有过的轰轰烈烈的永远值得回味的爱情故事,如今却已定格成他人生长河中一段美
好的记忆。通过他的《蝶恋花·忆红袖》一词便可窥视他内心深处的痛苦、惆怅与无奈:“
翻书偶见断肠句,昔日想思曾血泪如雨。记得初见笑眉举,花腮红润羞难语。秋波脉脉窥相
许,情意缠绵,似曾梦中侣。恨别还乡学杜宇,风卷彩云天涯去。”
(四)
杨文龙在其家的茅屋正堂中贴有自作的《过年》一诗:“陈墙旧画又新年,流水匆匆岁月残
。破被乱衣不忍弃,急时尚可避风寒。”此诗是对他生活的真实写照。近年来文龙因荷锄躬
耕及艰辛生活的折磨,使他身患沉疴,时常靠打针吃药支撑病体,还要耕作二亩责任田。因
生活拮据经常得到文友们的鼎力帮助。十多年来他曾得到承德日报的记者及围场文友的资助
。报社的那文江、郑德林,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学军,还有围场文学界老前辈孟阳
老师及文友对文龙关怀备至,从物质上、精神上给予了大力支持;在文学上互相切磋探讨,
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而文龙唯一回报的就是诗。他曾写《冬日迎诸文友》一诗:“昨日乘
车至友家,朝来日暖岭披霞。欣闻亦有来逢宴,诗满冰零万树花。”

”一诗中寄寓了他博大的胸怀及无愧人生的追求和思索


文章来源:  https://buluo.qq.com https://buluo.qq.com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保证低价
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透明公开
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快速响应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保证援助